瓶砸

雷卡他们有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那么好

意识流

“明天,走吗?”

答案是确定的,不过那时的我们还没有察觉。


我诞生于什么地方?地狱

他和我说这个地方不是人可以生活下去的,只有地狱厉鬼才能待着。

“那大哥不也是?”我踮起脚,将手双搭在冰冷的窗台上

“我比鬼可怕多了”

“我是人啊,卡米尔”只闻他放肆的笑声,在我整个心肺之间游走。

我的出生毫无疑问是耻辱的,从不曾忘记过。在所有人都唯恐避之不及时,偏偏就有不愿随波逐流的人。

“自己爬起来”

“想要不被踩着,只能靠自己强大”不可质疑,您改变了我的一生。


“走”

我是这样回答您的

意料之中的答复吗?您笑了

这颗悸动的心,快溢出来的感情,是不是可以传达了。


未开口,那双紧握过无数次的手轻轻搭在我的唇瓣上

“我的回答是,我也喜欢你”


那个夜晚我们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海水,彻底淹没了。